太阳集团在线娱乐网址

不得梁间更垒巢

  是怎样兰心蕙质的女子,才能制成这般别具情韵的信笺?蜀中才女薛涛以浣花溪之水、木芙蓉之皮、芙蓉花之汁制成的“薛涛笺”,令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雅士心窃慕焉。

  与李冶、鱼玄机、刘采春并称“唐代四大女诗人”,薛涛的才名可想而知。她原本出生在官宦之家,只因父亲亡故,家道中落而入了乐籍。她就像一块璞玉,浊浊风尘不能掩其光华,终有为世人所知的一天。

  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。中书令韦皋堪称是薛涛的伯乐。韦皋任剑南西川节度使时,一次酒宴之间,薛涛受命赋诗一首,诗云:“朝朝夜夜阳台下,为雨为云楚国亡。惆怅庙前多少柳,春来空斗画眉长。”读罢此诗,韦皋对眼前的这位妙龄女子不由另眼相待,薛涛之名也从此不胫而走。

  韦皋可谓突发奇想,他不仅让薛涛参与一些案牍之事,不久还向朝廷奏请封薛涛为“校书郎”。像大家熟悉的王昌龄、白居易、李商隐等大诗人,都做过“校书郎”,主要负责的是公文撰写和典校藏书。虽说官阶不高,但却也必须由饱学之士担任。韦皋为薛涛奏封“校书郎”,这是对薛涛才学的极大肯定。可纵观历史,哪有女子被封“校书郎”的先例呢?虽说朝廷最终没有同意,但才女薛涛的大名,却由此传遍蜀中。私下里,不少人亲切地称她为“女校书”。

  薛涛和韦皋之间,是否存着一份感情?他们之间的关系,委实微妙。以致后来薛涛芳名大炽,王孙公子纷至沓来,韦皋心头涌起一丝别样的滋味。偏偏薛涛放浪形骸,这令韦皋十分不满。也算是小小惩戒,韦皋将薛涛发配到松州。

  “出入朱门未忍抛,主人常爱语交交。衔泥秽污珊瑚枕,不得梁间更垒巢。”走在荒凉的大道上,薛涛心里百感交集,也充满了愧悔。她提笔,给韦皋写下那著名的《十离诗》。犬离主、笔离手、马离厩、燕离巢……在诗里,薛涛以物作喻,写出了孤苦无依,道尽了愁肠寸结。当《十离诗》送至案头,韦皋深受感动,也想起了往日和薛涛相处的点点滴滴。于是他将薛涛又召回了成都。不久,薛涛脱去乐籍,独居西郊浣花溪畔。

  毫无疑问,薛涛是韦皋生命里很重要的女人。尽管两人年龄相差得太多,可薛涛那颗年轻而炽热的心,燃烧起了韦皋久违的青春和激情。与其说是感情,不如说他们是在相互取暖,共同走过一段蹉跎岁月。

  几年后,韦皋离开了蜀地。浣花溪畔,花开花谢,年华一天天就此老去。再到后来,传来韦皋暴卒的消息。这就是人生,再美的风景,注定只能是过客匆匆。

  就在这时候,另一个重要的男人,走进了薛涛的生活。他就是大才子元稹。元稹素闻薛涛之名,来到蜀地,便慕名前去寻访。此时薛涛已是半老徐娘,而元稹正值青春年华,两人甫一见面,却相互引燃了爱情之火。几乎以飞蛾扑火般的速度,薛涛投入了元稹的怀抱。“双栖绿池上,朝暮共飞还。更忆将雏日,同心莲叶间。”这首《池上双鸟》,写得如此缱绻缠绵,不是热恋中的人儿,怎么能写出这样柔情万种的句子?

  在很多人看来,元稹的品格似乎算不得高尚。别的且不谈,仅他的情史,很是有点乱七八糟。家喻户晓的《西厢记》,即是王实甫根据元稹写的《莺莺传》改编而成。据称这是元稹依据自我经历写成的。在这部传奇里,莺莺遭张生始乱终弃,浑然不是《西厢记》里“有情人终成眷属”的翻案文章。元稹和薛涛之间的感情,最终亦因元稹薄情而告终。

  短短三个月后,元稹离开了蜀中。分别的滋味总是痛苦的。从此以后,薛涛便将满腹相思,化为封封书信。为此,她制成了“薛涛笺”。小小彩笺,凝结了多么刻骨的相思!两人就这样鱼雁传书,相隔天涯。

  不求海誓山盟,不求天长地久,薛涛只愿元稹实现他的诺言,重返蜀中。可惜,元稹一去再也没有回来。元稹是个多情的人,或许并不是专情的人。囿于世俗,他不可能给一个比自己大十一岁、曾经沦落风尘的女子一个归宿。薛涛如此聪慧,岂能不了然于胸?

  就在一天天的等待之中,薛涛的心冷了。她脱下红装,换了道袍,决意远离喧嚣的红尘,了此残生。风花日将老,佳期犹渺渺。当年的放逸浮华,皆成过往,求得内心的宁静,或许也是在寻找另一个迷失而真实的自我。

上一篇:光绪瓷画:吟罢新诗旋题壁

下一篇:没有了